专题精选
必读社腾博会唯一网站 > 腾博会国际娱乐平台散文 > 优美腾博会国际娱乐平台散文 > 正文

开在树上的梦想

作者: 六月烟雨2020/01/04优美腾博会国际娱乐平台散文

开在树上的梦想无论走了多远,我的目标依然还是不曾改变;无论未来的路多么坎坷,我的脚步依然会继续走向明亮的前方。——题记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打开洒进阳光的玻璃窗,风儿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庞,给了我清新的呼吸空气。往事如电影般闪过脑海,美好的、残缺的,历历在目,仿佛时光犹如昨昔。

“哗啦啦~”这时,一阵翻阅声响在耳边,我转头看去,一本泛旧的笔记本被清凉地风吹过,随即翻开了几页。

我伸手拿起那本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翻开大致的浏览了一番,也让两年前离开家时的一幕瞬刻出现在眼前。我不知道这些文字记载了我曾经年少时怎样的执着,她又是怎样走到了今天望着此情此景,一切就像一场梦,来不及苏醒。

“这是我的梦想,为什么不能去追求?!比起一个没有目标的人,你们应该为有这样一个追梦的女儿感到高兴才是啊!”我愤怒地摔碎了手中的玻璃茶杯,站在眼前的父母顿时错愕,瞬时又怒火中烧。

“因为你不是个天才!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能当什么伟人吗?别做梦了,面对现实做好你该做的事吧!”母亲俯身捡起碎了的玻璃渣。“什么是我该做的事?我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会让我有你们这样的父母!难道天才是天生的吗?你们太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了。

”我擦干泪水转身冲出了家门,“你走了就别来了!”身后传来父亲的大喊。

但我自此没有转头回去过,那些刺耳的对话争吵清晰地回荡在我的耳边。很久了,我自从与母亲争吵了后愤怒地离开了家一去就是两年,即使如今我仍还未归。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父母不能认同我的观点,也不明白那时的我勇气和执着从何而来。梦想,究竟还离我有多远?两年来我带着梦想来到了这个曾陌生的城市种下了文学的花朵,虽开得并不是太过美丽,甚至还未艳丽地引人注意,但总有一天它会开出璀璨耀眼的美丽之花。

我抬头凝视着窗外的春景,嘴角上扬,手里紧攥着一张当晚要返回故乡的车票。“小沫,你的文章写完了吗?之前的小说我已经看完啦,呵呵,写的不错嘛。”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头看向她。

“嗯,谢谢你的夸奖。哦对了,我马上就要回家了,稿子先给你欣赏欣赏吧。”奋斗了这么多年了,好在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才能,她是景落,一个欣赏我的文字的友人。

“小沫,你的文章真好,我愿意做你永远的读者。”景落欣喜地接过我手中递过去的稿子。我要走了,该是回去故乡看望已离开两年的父母了。“小沫,你真要回家了吗?”景落一路送我去车站。“嗯,两年了,我带着梦想漂流在外已经两年了。唉!该是回去看看了。”我的眼中掠过一丝忧伤,“景落,我的梦想随我漂流这么久,终于有了它小小的光芒,至少有你这样一个朋友愿意翻阅它们。真的,很高兴。”我握住她的手真挚地说。

“瞧你,你有这么执着的梦想,我相信只要你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加油!”景落对我作了一个加油奋斗的手势笑了。“谢谢你这么鼓励我,再见,我还会回来的。呵呵……”告别了景落,我上了车返回故乡。当看到告别两年的父母时,心头不知觉得涌出了温暖,也许这就是回家的感觉吧!梦想没有破灭,父母依然还是曾经的父母,关爱没有减少一分,亲情也没有变淡任何一点。

我欣慰,仿佛这两年的离开只是一场醒来的梦。

“沫沫,你走两年了,我和你爸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树,现在都有了亲情。我们在你走后没事就来看看它,这幼苗啊需要细心灌溉才能茁壮起来。我和你爸一直在想,这棵树究竟长到多高你才能回来。”一日,母亲带我来到了后院里的那棵小树前说道。“妈,这棵树种多长时间了?”我望着眼前已到我臂弯的小树。

“你走了没多久就种下了它。这棵树啊在我们的细心栽培下长到了这么高,我和你爸终于盼到了你的脚步。孩子,你说你有梦想,后来我和你爸也想过,也许真的是我们做父母的伤了你的心灵……”母亲叹了一口气。

“我的梦想没有丢,妈,没事的,已经过去了。当年离开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我伸手握住母亲的手。

粗糙却温暖,这也是我第一次这样握住母亲的手。“孩子,你看这棵树能够长这么高,如果我们当初不为它施肥浇灌,它就不可能长这么高了,所以啊,想要看到饱满的果实就要细心地照料。梦想也一样,要坚持才能看到果实。

“努力吧,孩子。”母亲拍拍我的肩笑了笑,她的眼中充满了慈爱,不再像当年那样反驳我的选择。  

转身离开后院,我看到那棵小树在风中恣意地摇曳,那般茁壮。想必我的父母一定在它成长之间花了不少细心照料吧!我仿佛在这棵树上看到了我发光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