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必读社腾博会唯一网站 > 美文 > 美文欣赏 > 正文

种瓜

作者: 余里2020/03/25美文欣赏

1

吃罢早餐,我就到瓜地种瓜去了。

瓜地在庭院的角落,不大,也就五六个平方的样子。之所以叫它瓜地,是因为这块地年年种瓜。

立春都十多天了,我该在瓜地种些丝瓜和南瓜了。

为了让瓜的生长空间更大,前几年我在庭院搭了一个永久性的瓜架。丝瓜和南瓜长出藤蔓后,我就引导它们往瓜架和围墙上攀爬。

我种瓜有三个目的:其一,为自己的餐桌增添一些新鲜的有机蔬菜;其二,让绿色的藤蔓和黄色的瓜花装点自己的居所——有瓜类植物点缀,居所在乡村会更为谐调,更为统一;其三,炎热的夏天,我可以在瓜架下边纳凉,边品茶,边读书,一举三得。

在外漂泊二十一年,我身心已疲惫不堪。回到故里,只想过着无功利,无争斗,有温饱,有温度的生活;享受慵懒生活的同时,我也有所追求,比如写点旧体诗、腾博会国际娱乐平台散文之类的花边文字,画点不迎合人,没有铜锈味,发自肺腑的花草鱼虫。

种瓜是体力活,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轻松活。轻松不是不费吹灰之力,而是不折磨人。种瓜不需要用尺子丈量长宽,不需要绘制图纸,不需要得到什么人签署“同意”之类的画押凭证,只需作简单的目测,知道它长出来之后能往何处延伸,能为自己带来多少口福就可以了。这还不算轻松么?

种瓜最耗体力的是松土环节,也是栽种一切植物的第一个环节,也是不能马虎的重要环节。在这里用“松土”二字似乎有些不恰当,好像不用使多少劲就可以把土弄松,用“刨土”又过于用劲,用“挖土”又似乎有点兴师动众,且有“掘地”之嫌。既然村里人的?辈们都这么叫,就别瞎推敲了。总之,得把土挖松,得有一尺左右的深度,得把大块的泥土变碎变细变软。只有这样,才有利于瓜种的自然孕育,才有利于瓜芽轻松出土,才有利于根深叶茂藤壮,结出累累硕果。

我种瓜耗时不多:松土一小时,挖窝坑、垫鸡粪(发酵后)、播种、平土、浇水一小时。两个钟头的栽种流程,我是流了少许汗水一气呵成的。

种完瓜,我一边收拾锄头、水桶、撮箕等工具,一边自我检查是否有疏漏。

整块瓜地扫描一遍之后,并无不妥之处。我这才慢慢的坐下来,轻轻舒缓一口气。

种完瓜,我突然感觉像办完一件大事,又宛若创作完成一幅有思想,有意境,有诗意的兼工带写的花鸟画一样异常兴奋。

2

清晨。门前老梨树疏密有致的新叶和小果,经晨曦双钩出清晰的黄边后显得更嫩更绿更美,更能传递春的气息,更富画意。

种瓜时老梨树花开正旺,满枝满树一簇簇,一丛丛,像积了一层洁白的雪,还有不少蜜蜂嗡嗡飞绕,其景至今还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里。

从花开到花谢到结果,这过程已有十五天的光景了。也就是说,我播的瓜种已有半个月了,也该到瓜芽出土的时候了。我暗自思忖:入土十五个日夜的瓜种,此时,应该孕育出问号似的嫩芽了吧,说不定它们现在正呆呆地望着无垠的苍穹,或静静地欣赏春天的美景呢。

半个月于平时也就是弹指一挥间,可当下FY病毒困扰人心,天天宅在家里,总感觉时间的嘀哒声比平时要慢好几拍。

当我唱着抒情的布依古歌,迈着轻快的步伐临近瓜地时,我傻住了,暗想的画面不但没有出现,相反,映入眼帘的是平整过的土壤像月球表面似的陷下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坑,或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洞。我知道,这一零乱的画面一定是在附近楸树、梨树上不停地游荡的松鼠所为。

我又想,松鼠不可能把所有埋在泥土里的瓜种都掏个精光吧。

瓜种入土后,只要有一定的湿度和温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像人类仁慈的伟大母亲一样在地里自然孕育,自然生根发芽。

为了减轻对孕期瓜种的伤害,我找来一小截木棍,小心翼翼地在栽种的位置来回翻土。一窝,两窝,三窝,怎么也找不到种子的身影。

我懊恼回屋,准备以育苗移栽的方式进行补救。

3

没有育苗袋,为了赶季节,只好用一次性塑料饮水杯作替代品。

我先用一棵大号钢钉将饮水杯底部戳了一个漏水口,然后有步骤地筛土、装土、埋种、洒水。

折腾近两个钟头,才勉强把育苗杯弄好。

为了方便移动,我把十多个育苗杯放在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塑料水果框内;为了确保瓜苗正常孕育,我白天将育苗框抬到围墙上晒太阳,晚上搬回室内保温保湿保安全。

4

育完瓜苗的第三天下午,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观看天上夹杂着灰暗调子的卷云。

看着,看着,耳旁突然听到水塘边传来青蛙呱呱的鸣叫声。我琢磨着可能要下雨了。我下意识地向围墙上的育苗框瞄了一眼:糟糕,有两只松鼠在用前足拨弄育苗杯。我随即大吼一声。灵敏的松鼠箭一般向茂密的楸树林钻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急忙下楼。

围墙有点儿高,我顺手从堂屋拖了一把木椅子到墙根。地上不平,椅子只有三只脚落地,不怎么稳,但管不了那么多,我踩上去,摇摇晃晃将育苗框从墙上抬下来。

育苗杯横七竖八,泥土被松鼠践踏得体无完肤,十分凄惨。

育苗失败了,我很丧气。

没能让瓜种安安心心躺在育苗杯内孕育,其中之缘由并非技术上有什么问题,而是我犯了一个低级的常识性的错误——我太小瞧松鼠的能耐了,那两米高的围墙哪里阻挡得住能在树石上飞奔的松鼠呢?

目睹这一惨状,我本想骂一句恶毒的脏话,可到喉咙处却怎么也弹不出来。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可以说是五味杂陈。

我断定,松鼠们是饿昏了,否则也不会盯上育苗杯里的那几颗瓜种哦。

松鼠也算大自然的精灵,灰灰的,毛绒绒的,双目炯炯有神,尤其那条长而阔开的尾巴像一把扇子,一摇一摆,可爱极了。

说来松鼠们也够可怜的,往年这个时候,周边的土地,除了正在开着黄花的油菜田和绿油油的麦苗田,休眠一冬的旱地现在都种上了苞谷、薏仁米、红薯、瓜豆什么的。松鼠们用不着东寻西找,每天就近掏上几窝,十几窝种子,就能轻易把饥饿问题解决了。由于土地面积巨大,整体上说,松鼠们充饥的这点损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然而,如今乡村的庄稼人大部分都加入到浩浩荡荡的打工大潮,并以此来改变他们世世代代生存的环境——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便是他们外出务工的骄傲;留守村庄的都是些老人和小孩,他们无能为力,不得不将大片的土地闲置着;留守老人、小孩现在很少吃到自己田地里出产的粮食和蔬菜,到嘴里的几乎是超市里买来的东西。

为了不让土地荒芜,政府于是将这些闲置的土地流转过来,租给企业或大老板种植经济作物。

昔日的庄稼地,已不再种五谷瓜豆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一块连着一块的油菜田,看不到翻滚的麦浪和幽深的苞谷林了,再也闻不到广阔田坝稻谷扬花时散发出的清香了,松鼠们再也没有充足的食物来源了。

按政府的规划,过不了多久,附近的土地将是一望无际的小葱和烤烟基地。

松鼠们不会吃小葱,也不会吃烤烟,它们只能终日饥肠辘辘,或过着朝不饱夕的日子。我相信,为了生存,松鼠的嗅觉会更加灵敏,饥饿会迫使它们对食物进行“拉网”搜索。我深信,为了生存,松鼠们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大自然的法则是优胜劣汰。我这个多愁善感的老毛病又犯了,松鼠们也许没有我想的那么悲观,也许它们会由此而开辟出新的生存之道来呢。

不管怎么说,我得收拾残局,准备再次育苗。

为了达到我种瓜的三个目的,我必须纠正自己的错误,把育苗框抬到松鼠爬不到的三楼花台上去孕育。

在这里,我只能对松鼠们说:对不起,聪明的精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