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必读社腾博会唯一网站 > 美文 > 情感美文 > 正文

老爸的电话和微信群里的发声

作者: 伊宁2020/02/05情感美文

这是2020年2月3日星期一(正月初十)的早晨。紧闭的窗帘挡不住满溢的阳光,小区里没有鸟鸣,楼层里没有走动,隔壁的猫消失了踪影,下水管道半天也发不出一点响声,我在七点钟的床上继续巨婴式的假寐,也许一混又会中午,然后一天就过去了。

老爸忽然来电话了:“水不漏了,是吗?这几天病毒厉害,不通车,我就不去给你粘砖了,等消停一段时间再去。”他还记得年前说的话,初十过来给我粘瓷砖?腊月二十九,热水器漏水,淹了楼下超市的棚顶,也淹了我的柜子,衣服都堆在沙发上,洗手间的墙壁砸碎两块瓷砖,重新换了管道和弯头,总算制止一场灾难发生。跟老爸说好,初十过来重新把墙面修理一下,没想到,初十这么快就到了。“别来了,不粘了,等暑假再弄吧,反正现在不漏水。”我也一再强调别来了,这个时候,都在家里好好待着,谁出来就是给社会添乱。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电话挂断,我想眯一会儿再起来做饭,老爸又来电话了:“你要什么不呢?你老弟开车来了,给你捎点土豆、萝卜、白菜啊?”“不用,我这啥都有,吃不完烂了看着心疼。”我说的是实话,每次给我捎菜,吃不完烂掉都会让我忏悔好几天。“那你待在家里别出去啊,看新闻报道人数又增加了。”“嗯,知道了。”头一次,感受到老爸的关心。他几乎没怎么给我打过电话,当然,我也是在找不到老妈的时候才把电话打给他,问:“爸,我妈呢?”其中原因我在《为那些想不起来的父爱说抱歉》一文中提过,不想再说,毕竟他改好了,而且越来越好,以晚年的霞光映照我们。给他过生日、买东西、往手里塞钱、充电话费……凡是对老妈的好,我们也都在给他。不能否认,和他的隔阂多半源自老妈从小到大对我们进行的“悲情教育”,当母亲以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活在我们心中的时候,施暴的一方就会是我们的公敌。老爸知道,他不受待见,但他不说,他用他的方式来爱我们。17年发大水,骨折刚好的他是怎样开着拖拉机给城里的三个儿女送水,又是怎样把菜园里刚刚长出的青菜摘下来给我们送来,很多重大的决策都由他定,由他办,而母亲常常说他无能。一辈子的否定是寒心的,他一直抵抗着母亲,但迫于我们,最后选择服从。这次,他又开启老爸模式,挨个打电话,告诉不许出门,白菜萝卜土豆酸菜,他那里应有尽有,要多少有多少,别去商店买了,小心病毒,要买就买有包装袋的,没有污染的。嗯,我答应着,但宅在家里不消耗体力,根本吃不了多少东西。老爸没有博大的胸襟和情怀,他关心武汉,但他更关心自己的儿女,心里装着多数人都有的“小我”,无可厚非。

相反,也有一些“大我”是令人肃穆的。

晚上九点四十四分,某一微信群忽然掷出一枚“深水炸弹”:“这次武汉疫情,请不要激情消费!”可能刚刚看完一个以抗疫为题材的二人转帖子,欢快的旋律刺激了她;也可能一连几天,包括我在内的几位文友陆续在群里发了抗疫诗歌,让她百般不适,终于爆发了。她继续说道:“我们,需要的,不是口号与眼泪!不需要煽情!请不要再用书生式的鸡血去熬鸡汤了!那汤,一线的医生们喝不下去!我们需要的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讲故事!那掩盖不了残酷的事实!也许我们多一些一针见血,针砭时弊的质疑问难,才会真正推动这残酷的事实改变!所以,请各位,收起你的鸡血!我忽然发现一个事实,在台上唱歌唱的好的韩红,这次不唱了,人家用行动实干推动事态的改变!反倒是实干不咋地的,这次唱赞歌最欢!很多人在用民众的泪水和柔软的心赦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犯下的错误!我们需要的真不是歌曲诗歌,我们需要的是一双冷峻的眼,一双肯攀登的手脚!一个刊物是否有生命力,是否有价值意义,它的标准不多,请大家看看自清末至国共内战,什么样的刊物惊醒了时代?警醒了沉迷的心灵?我想应该不是我们这些只有重复消费的文字的尸体吧。所以,如诸位是有志之士,请不要呻吟不止!我们更需要壮士断腕的果敢与勇毅!”

说的没错,为她的清醒和认知点赞!大灾面前,文人舞文弄墨,歌者鼓瑟弄弦,无异跳梁小丑。真正推动历史进程的不是歌曲和诗歌,而是壮士和勇者。那么,想要抒情的,闭嘴吧,一起沉默,沉默就表示哀痛,表示最大的清醒。鲁迅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压抑的情绪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恰当表达,才不枉存于时代。风云过后,犹如海滩上遗留的珠贝,多少歌曲和诗歌为我们刻录了历史的痕迹。《义勇军进行曲》不是这样吗?《黄河大合唱》不是这样吗?《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不是这样吗?如果因为时下被网络批得体无完肤的某些“新冠派诗人”的口水诗、无聊诗、走秀诗,某些伪音乐人随便写几句随便谱出来随便唱出来的抗疫歌曲,而觉得诗不入心丝竹乱耳,就对所有文艺爱好者一棒子打死,是不对的!毕竟,有人把灵魂交给了缪斯,他的每一行文字,都是蘸着鲜血,怀着敬畏之心,颤栗着写出来的!(此处引汤世杰的话)面对疫情,有良知的人不会轻易发声,有灵感的的人不会轻易为文,但凡写出来唱出来晒出来的,也许有打了鸡血跟风的嫌疑,但其情可悯其罪可恕。爱国,有深有浅,良莠不齐,并不是都有素质。再看网上天天发的村长喊话视频,有文化含量吗?但精神可嘉。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我们需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大我”胸怀, 也需要我老爸的萝卜土豆白菜酸菜足以果腹的“小我”主义。灾难面前,我们需要的就是做好自己。“起劲写诗与起劲批评写诗,有什么区别吗?”当我看到这句话时,也陷入了沉思。窝里斗的时候,我不会站队,而是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