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精选
必读社腾博会唯一网站 > 美文 > 美文欣赏 > 正文

沈园,忆唐婉

作者: 庞晓畅2020/01/09美文欣赏

自你离去之后,他无数次重游沈园。雅致的亭台轩榭、小桥流水,似乎还是当年的模样。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年那个翩若惊鸿的伊人,再不会出现在满树桃夭之下、轻唤一声“官人”了。近千年以后,我来到沈园,凝望桥下那清澈依旧的一池春水,越过数万个日夜交错之间悔恨惆怅的愁绪,终是寻到你伫立在时光尽头,莞尔一笑,眉眼间却是柔情与缱绻的模样。我试图读懂那微笑的味道与浓得化不开的情思。

初识那年,你正值豆蔻。沈园里春意融融,你与他吟诗作对,才情与情愫如一池春波蔓延。你唤他“务观表兄”,他唤你“婉表妹”,青梅竹马,情意相投,少年懵懂又纯真的心事美丽动人。是年秋天,他将你娶进门。大喜那天,你头戴他赠与你的那支陆家祖传的金凤头钗,心中的激动与喜悦化作嘴角扬起的微笑,温婉动人。

我透过一池春水读懂你微笑的味道。那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甜蜜,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憧憬。那味道带着明媚的暖意越过时光芬芳永存。

你不知为何与他情爱弥深也是错。当他的母亲直言“儿媳误事”时,你心痛地发现是自己耽误了爱人。你在即将破碎的爱情中挣扎,因时代封建的传统让你不得不与他分开。你跪在大堂上几欲失声痛哭。陆母的话句句直刺你的心灵,你渐渐明白或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后来发生的事恍如一场梦。爱恨交织,因思念而饱受煎熬的心痛得滴血,殷红一如他再娶时那喜庆的红烛,又如你再嫁时绣花的婚袍。浑浑噩噩中一晃三年。在沈园中重逢时又是一个春天。桥下春波仍在,你与他相距不过一丈,却无法靠近。桃之夭夭,绿柳垂垂,眉眼间山水迢迢风嘶马啸,故作镇定的微笑间是倾城离愁。

我透过流逝的岁月读懂你微笑的味道。那是春如旧,人空瘦的无奈,是人成各,今非昨的哀痛。

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记忆纷飞,那些爱与哀愁的往事,在他的诗词里成为传奇,在你的微笑中化作永恒。